新聞

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重點關注 > 王健林董事長接受媒體專訪解讀三中全會公報

王健林董事長接受媒體專訪解讀三中全會公報

發布時間:2013-11-14  作者:鳳凰網

編者按:

王健林對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告傳達出的改革方案持樂觀態度,最讓他驚喜的是本屆全會強調了市場的作用,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當中由原來的基礎性作用,變為決定性作用。這一轉變,將直接利好他所在的房地產行業。

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11月12日正式閉幕,并公布了《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公報》(以下簡稱公報),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在接受鳳凰財經專訪時表示,公報沒有再提地產調控就是一個進步, 說明未來會加強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弱化調控,政府抓保障,市場做商品房。

王健林對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告傳達出的改革方案持樂觀態度,最讓他驚喜的是本屆全會強調了市場的作用,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當中由原來的基礎性作用,變為決定性作用。這一轉變,將直接利好他所在的房地產行業。

王健林表示:過去的文件當中,每一次都要提宏觀,都要提房地產調控,把調控變為解決房產市場問題的一個主要做法,這是極其錯誤的。這一次,涉及房地產上面,公報除了提出加快注重保障房建設以外,沒有提到更多的房地產調控,這就是進步這意味著會議上已經傳達出一個信息:政府抓保障房,市場做商品房。

不光要看提了什么,沒有提什么也能傳達有效的信息。熟悉中國政治語境的王健林有他獨特的視角。

作為亞洲最大的不動產商,王健林非常關注土地改革的相關政策。對于公報提出的,以賦予農民更多的財產權利為核心的土地政策,以及由此帶來的對房地產行業的影響,他解讀:

1、如果真的推動土地改革,可能會造成土地價格短期內較大幅度的上升。因為農民將從拆遷中獲得更大的補償,農民預期的提高也將推高拆遷難度和成本。

2、中國目前房地產市場,除了北上廣深杭州南京等十個八個城市外,房子已經非常難賣,兩年后已經無需調控,消化存量土地就需要時間,土地財政的路子已經走不下去了,需要改革。

3、農民收入的增加,加上賣地少了,進入市場的土地的減少,地價會傳導到房價,短期內帶動房價的上漲。關鍵要看政府的保障房怎么安排,如果保障房也少,可能就是房價的更快速的上漲。

4、中國房地產市場有泡沫,但還沒有到馬上要破裂的程度,相信這一屆中央有智慧平衡這個問題,但減少賣地已經成為必然趨勢,不然子孫后代的事就很難辦

除此之外,王健林認為,將民營經濟提高到和公有經濟對等的地位,都作為經濟基礎,是一個巨大的進步,民營企業將迎來另一個春天。中央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也讓他寄予厚望,有可能打破現有利益格局。

唯一的失望,在于國企改革:這一次比較遺憾的是在現有的國有企業改革方面沒有提出更有針對性的措施,大家以為這次國有企業一定會動刀, 這一點是大家比較失望的。(文/ 權靜) 

以下為訪談實錄:

對公報持樂觀態度強化市場決定性作用

鳳凰財經:王董事長, 對這一次的改革決議您總得來說是樂觀、中性還是偏失望的一個態度呢?

王健林:樂觀,總體公報雖然比較原則,但是從一些解讀上來看符合之前大家的預期,很多相當地方有一些新意,因此對整個預期是樂觀的。。

鳳凰財經:您覺得哪些地方是超出了您的預期,甚至是有驚喜的地方?

王健林:兩個方面,一個就是關于市場作用,過去的市場我們的提法都是基礎性作用,或者叫重要作用,這次提出了市場在經濟地位當中,經濟生活當中,資源配置當中的決定性作用,這個是一個新的提法。決定性作用那就是主要作用,那今后肯定是以市場為主,政府要為輔,宏觀調控可能要逐漸的弱化、退出。

第二個方面是關于對民營經濟的提法,過去民營經濟雖然有兩個毫不動搖,但是毫不動搖還有前提,公有制要為主體。這次講的是公有制和非公有制都得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都是國家經濟的重要經濟基礎,我覺得這兩個是放在一個平等地位上來提的,這是創新。還有一些其他的,比方說成立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等等這些,我覺得都是非常好的。

利好房地產不提調控就是進步

鳳凰財經:如果說有些地方存在遺憾的話,遺憾點會有哪些?

王健林:可能略有點遺憾就是公報過于宏觀。

鳳凰財經:這次我聽到很多解讀的聲音說,說地產領域其實沒有太實質性的改革,比如說此前傳聞的跟中長期的制度建設相關的,比如房產稅,比如說市場化改革機制,多層次的供應體系等等,好像都沒有提及一些實質性的內容,您怎么看?

王健林:我覺得應該這么看,這一次是一個全會的公報,不是全會的一個完整性的文件,公報只是講宏觀的概要的東西,我想接下來會陸續會發布一些具體的措施,可能在過一段時間以后,在明年兩會之前,因為明年兩會還有一些人事調整,因此我相信在明年兩會之前,一定會陸陸續續出一些具體的細則,因此大家不要急,在這四天的會議期間,主要是統一思想,統一中央高層領導的思想,統一從大家對改革,需要繼續深化改革的認識,所以我相信,具體的細則這次會議上不可能出現。

鳳凰財經:那你覺得對房地產領域的影響來說的話,會是什么樣的?

王健林:我覺得影響是利好的,首先講,市場是起決定性作用的,如果市場起決定作用,今后就是要叫市場為導向。那么這一次,我們覺得從這次公報當中,涉及房地產上面,除了提出加快注重保障房建設以外,沒有提到更多的房地產調控,這就是進步,過去的文件當中,每一次都要提宏觀,都要提的房地產調控,把調控變為解決房產市場問題的一個主要做法,這是極其錯誤的。所以這樣加強市場在決定性作用的話,調控相對就會弱化,那可能將來就是像我們中央政治局具體學習住房保障會議上那次傳到出來的信息,就是保障的由政府來抓,市場有市場自己去發展,我覺得對房地產這是利好的。

鳳凰財經:所以我們不光要看提了什么,其實沒有提什么也能傳達有效的信息,沒提調控就是進步。

王健林:對,這是對的,而且其實我相信,對對房地產的主要思路,如果認真學習的話,在上月的中央政治局具體學習住房制度建設那個會議上其實已經傳達了一個信息,就是政府抓保障,市場做商品房。

土地改革農民增收將推動地價房價上漲

鳳凰財經:那也作為亞洲最大的不動產商了,您肯定是非常關注土地改革的相關政策,對土地的問題,這次您怎么看?

王健林: 這次如果土地真的推動改革,可能還會造成土地價格的短期內的比較大幅度的上升,因為這次提出來的是要城鄉統一土地市場建設,統一土地市場制度,這樣城鄉統一,為什么叫城鄉統一?城市土地過去是拆遷,要獲得很大的補償,農村的拆遷,農民就沒有享受到價格的,沒有享受過多的利益。這次提出保障農民利益,可能將來農用地,比如說不能完全像國有土地一樣,完全的流轉,但是比如說下次的農用地征地的時候,有可能提高對農民的補償的內容。

或者是農民在交易當中,獲得利潤當中,比方說一定的分成,整理土地成本是多少,如果上市交易了,超出土地成本這一部分,農民是不是要分享呢?如果這樣帶來的話,可能我相信在短期里土地價格可能會有所上升。

鳳凰財經:具體的提法,我們知道,看到的叫做賦予農民更多的財產權利。

王健林:我覺得這個是,應該推動,我覺得應該是比較長時間的過程,土地制度的改革是極其重要的改革,共產黨就是推動土地制度改革先于國民黨,所以獲得了廣大農民支持,奪取政權,這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或者反過來說,國民黨失去政權,很重要的問題就是沒有推動土地制度改革,大資本家,大地主掌握土地,農民不滿。 在改革開放這30年里,經濟雖然獲得很大的發展,但是在相當一定程度上來講,實際上是過多的獲取了農民的利益。

不能說壓榨農民吧,至少過多的從農民身上拿到了更多的利益,使城市的發展,經濟的發展,地方政府部門出讓這種土地,獲得利益當中來獲得財政的收入,來支持發展。那么這個問題到了這個時候也到了解決的時候,那么這個解決,我相信絕不會是半年一年的問題,是一個相當長的過程。

即使這個制度,總體的目標最終實現農村土地和城市土地同等利益的話也需要一個過程,也需要分幾步走。可能一開始先讓農民獲得更多的收入,或者再退一步,農用土地可以,比如說至少可以在宅基地這個方面,可以去抵押。

或者甚至再進一步,農用的土地可以上市場流轉,建立一個比方城市國有土地一個的市場,再建立一個農民土地流轉市場,可以去流轉,可以去轉讓等等,然后最終才會走到同地同價同權這么一個程度,那是相當長的一個過程。

鳳凰財經:會是多長? 主持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王健林:也許,也許那么長時間,不會像大家說馬上農民土地跟國有土地一樣了,馬上農民土地就可以大幅度的一個增值了。如果這樣的話,帶來一個問題我們耕地的保護,中國一個最大問題。

鳳凰財經:主持人:但您剛才有個短期判斷,是說短期之內可能會帶來地價傳導房價大幅上漲。

王健林:這是肯定的,無論怎么樣改革,總需要原則,農民增加收入。

鳳凰財經:所以地價就會上來。

王健林:對,肯定的,增加收入,那就意味著土地價格,肯定拆遷的成本要增加。而且這一次會議開過以后農民的預期也也提高了,再拆遷起來可能是不是也不像以前那么順利了,可能農民很多地方是不是也會,不能說待價而沽,起碼他預期收入在增加,那這個時候,我相信補償的條件,地價的價格,我相信今后都是有上升的過程。

鳳凰財經:在短期之內不會有大規模的土地進入市場嗎?

王健林:這個不會的,這個不會的,為什么呢?現在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不是像外邊想象的,什么地方的土地都好賣,什么地方的房子都好賣,除了幾個城市,特別是北上廣深,還有比如說像杭州,這些城市房子可能相對供不應求以外。就像我已經講過的那句話,兩年之后已經無需調控,除了這五七六個城市還需要調控,大多數城市土地現在已經過量售賣,很多地方都已經是處于一個供不應求的狀態,消化原來存量土地就需要時間了。現在很多城市的房地產賣的都非常困難,住房現在賣的非常困難,不再像以前,因為這個,現在土地財政就說這個路子可能真就是走不下去了,需要改革。

民營企業將迎來又一個春天

鳳凰財經:您認為當前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公告拿出來的改革信號,是否可以改變傳統以前國企和民企之間的力量對比?

王健林:那是絕對的,這一次提的兩個平等,兩個都是完全一樣對等的,都是組成部分都是經濟基礎,那就意味著平等,既然平等,民營企業是夾縫中生長出來的企業,就是過去有一句話給點陽光就燦爛,只要給他平等的社會地位,民營經濟一定會快過國有經濟的發展,這一次三中全會我相信對中國的民營企業來講應該又是一個春天。

鳳凰財經:跟兩次非公經濟36條的促進作用相比呢?

王健林:應該比他大,那個36條一個不是中央層面是國務院層面,第二個那個最大的問題沒有操作細則,這屆沒有細則,雖然沒有細則,但是我相信細則會在其后,這是中央國務院大家組合在一起來搞,而且要成立一個領導小組,這個領導小組肯定下邊要設一個辦公室,一定會有一批人專門來搞這種改革,我相信至少在市場準入方面很多方面都會讓民營企業進去。

改革沒有對國企動刀比較失望

鳳凰財經:對于存量的現有的國企的改革這一塊。

王健林:這一次比較遺憾的是在現有的國有企業改革方面沒有提出更有針對性的措施,這一點是大家比較失望的,大家以為這次國有企業一定會動刀,而且從最近國有企業的一些事件來看,例如中石油的腐敗案來看,巨型國有企業而且形成壟斷之后他帶來的惡果是非常嚴重的,美國的著名經濟學家弗雷格曼說過一句名言,扼殺一個行業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形成壟斷。壟斷應該是市場經濟當中的天敵,應該是市場經濟當中最大的腫瘤,所以市場經濟要發展的好,最根本一條就要破除壟斷,所以我是希望三中全會以后在既有的存量國有企業改革上也能有所動作。

鳳凰財經:目前來看有所妥協嗎?

王健林:很難說吧,所謂改革比較難的一點進入深水區就是利益集團,限制這一堆央企就是最大利益集團,他們可以左右決策,我們左右不了,民營企業你叫喊的聲音大,在鏡頭前曝光多,不意味著你有影響力。

鳳凰財經:即便民營,像您這樣的領袖企業家,也覺得影響力沒有央企那么大。

王健林:那是肯定的,毫無疑問的,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鳳凰財經:可是從財富程度上從市場影響力這來看,你比他們大呀?

王健林:那是兩回事,那個影響力是市場的影響力,對政策決策的制定影響力,那民營企業跟央企完全沒法相比。

對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寄于厚望

鳳凰財經:您對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聽上去還是寄予厚望的。

王健林:那是肯定的。

鳳凰財經:有多大力度呢?

王健林:至少因為中央設一個領導小組是非常神圣的, 總而言之大家對他是寄予厚望的,他是代表了中共中央這個層面來統領全局的,而這個領導小組既然成立了,他就一定得有政績,他一定得有所作為,你不可能領導小組成立三年,什么制定沒有政策,這是不可能的,這對海內外對黨內外對全國人民的交代問題,所以領導小組成立一定是會有所作為,我們是對他充滿希望的。有這么個機構,只有獨立出來他才能革這些人的命,36條的毛病就是讓各個部委自己制定改革細則,他自己沒法革自己的命。

鳳凰財經:可是這些人從哪來呢?

王健林:那看下一步具體操作,領導小組肯定還是中央領導兼任,具體執行層面的人可能從各部委甚至從企業從經濟學家找一批人來,反正我對這個事情是十分寄予厚望。

地方事權財權匹配才會減少賣地

鳳凰財經:其實從這個角度來說,無論是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成立還是在財稅中央和地方的分配上更加強調中央的作用,很多人評價說這次改革是比較集權的改革。

王健林:不對,集權他只是看到領導小組,其實不一定,我倒不認為這是集權改革,為什么,這一次中央特地提出來了要事權財權要做到匹配,這其實是一個明確事權財權的區域,這就是非常清晰的,現在中國的最大問題是中央地方的財權事權不匹配,地方干很多事,特別干費錢的事,教育、衛生、環保、交通,這都是花錢的事,開工資但是恰恰沒有穩定的財權,事權大財權少,地方政府干什么,當然只有賣地了,如果財權事權能夠匹配,相適應,那一定就是在稅收的切分上有新的方案,比如說增量這一塊給地方干事的人更多一些,只有這個財政體制改革了,事權財權匹配賣地才會少,這個如果不做到一致,只有一招去賣地,沒辦法。

鳳凰財經:賣地少了你們不就吃虧嗎?

王健林:賣地少了無非就是說如果真賣地少了,那可能就是看看將來這個保障房怎么安排,如果真賣地少了保障房也少,可能就是房價更增長的快,但我相信這一屆中央有這個智慧來解決這個平衡問題,減少賣地這是必然趨勢,不然再賣幾十年可能子孫后代的事就很難辦。

鳳凰網報道鏈接:點擊

分享到:
返回頂部
王者捕鱼游戏下载游戏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3d组选尾数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 股票指数在哪里看 体彩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还能在网上购买彩票吗 九乐棋牌安装包下载 广东学校极速十一选五 股票分析师这个行业怎样 蓝洞棋牌是真的赢钱吗